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回七零,被最猛糙汉宠到腰软在线阅读 - 第256章 绞丝镯

第256章 绞丝镯

        阮亦舒刚放下的心又悬起,忙小声打断老太太的念头:

        “您虽然醒过来了,但还是得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怕是没时间招待客人。”

        程令娴摆手,“吃点药躺一会就好,用不着去医院。”

        她想在家里等孙女回来,品行差是缺乏正确的教育引导,只要知错肯改,依旧是他们华家的子孙。

        阮亦舒也不反驳,温声细语道:“您这一病,我也没心思忙其他的事,肯定是要寸步不离守在您身边的,只有同安和吴同志招待,怕是会怠慢了客人,反而不好。”

        只听她继续善解人意地劝慰,“孩子们都是懂事的,怕耽误了您休息养病,反正覃市离首都也不远,以后有的是来往的机会,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只有您身体赶快好起来,我们才能放心,家里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等您主持大局,不如就让皎皎和顾同志先回去吧?”

        程令娴眉宇间闪过思量,到底应了下来。

        她拍拍阮亦舒的手,“你去将柜子里最上面一层的梨木箱子拿来。”

        “皎皎,你等一下,奶奶有东西要给你。”

        阮亦舒暗自咬唇,梨木箱子里装的可都是老太太最珍贵的私藏,她倒是真舍得!

        可为了快点打发池皎皎走,她还是笑盈盈地去将箱子抱来了。

        程令娴靠在床头,用钥匙打开梨木箱子,拿取的时候顿了下,手伸向另外一个匣子。

        她将匣子递给池皎皎,笑道:“打开瞧瞧喜不喜欢?”

        这是养身丸的谢礼,大家心照不宣。

        池皎皎在老太太慈祥的注视下打开匣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心头一跳。

        “华奶奶,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匣子里,一只颜色浓郁、绿得流油的绞丝翡翠手镯正不偏不倚的躺在中央,那绿色极艳丽极纯正,像玻璃般通透,似会发光一样。

        手镯用的是近乎失传的绞丝工艺,因仿银镯里的麻花杆样式,也称为麻花镯。

        三根玉柱相互独立却又环环相扣,抠除杂质只余最完美的玉肉,不仅工艺难度奇高,对于玉石料子的品质要求更是苛刻,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在雕刻过程中断裂损毁,十分考验玉匠的功力,可谓是独属东方的奢侈品。

        池皎皎前世网上冲浪时,曾看到过一只和这个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手镯,经专家评估,价值约为一个小目标。

        抛开这些,她对翡翠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之所以能断定这个东西非凡品,一是因为老太太曾经显赫的家世,二是她从手镯里感受到了一股精纯的能量。

        和顾铮身体里的能量源不同,翡翠里的能量更温和,就像名贵中草药里蕴含的一样,都是大自然经年累月的沉淀。

        池皎皎克制着自己不去触碰翡翠吸收能量,可下一秒,程令娴却直接拿起绞丝镯戴在了她手腕上,态度不容拒绝。

        “不过是女儿家的小玩意儿罢了,不值几个钱。”

        “你瞧,戴上多好看,刚好这个镯子叫绞丝镯,也算应了你名字的谐音。”

        浓绿玉镯宛若一泓清泉,流淌环绕在霜雪皓腕之间,婷婷袅袅,起承婉转。

        程令娴温柔托着池皎皎的手,左看右看,眼角眉梢浮现满意的笑。

        原本准备的谢礼是另一样,可不知为何,看见这小姑娘的时候,心里就有个声音在说,绞丝镯很适合她。

        如今戴上一看,岂止合适,简直就是量身定做。

        阮亦舒难掩震惊,低呼出声,“老太太,这可是——”

        程令娴一个眼风淡淡扫过来,将她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阮亦舒死死盯着那只绞丝镯,指甲都快把掌心掐烂了,心中的嫉妒犹如狂风下的海浪般一波高过一波。

        程家底蕴丰厚难以想象,以致于散尽家财后,老太太手上还握着不少私藏,其中当属这满绿绞丝翡翠手镯最为珍贵。

        手镯有一对儿,其中一只给了大儿媳,也就是华同安的母亲,还有一只就是池皎皎手上戴的。

        按理说,剩下这只手镯该传给华仲远的妻子,哪怕给池兰香都能解释为老太太疼爱孙女,可现在她居然把手镯送给了一个“陌生”的农村野丫头!

        这叫阮亦舒如何不恼恨!?

        程令娴明白阮亦舒为何震惊,可绞丝镯是她的东西,自然是想送给谁就送给谁。

        “皎皎,这是华奶奶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不然奶奶可是会生气的。”

        这镯子烫手,阮亦舒努力平静却藏不住嫉妒恼恨的目光更是滚烫。

        池皎皎心思一转,乖巧笑开来,“谢谢华奶奶,这绞丝镯我很喜欢。”

        送上门的宝贝,推拒一次是礼貌,再扭捏可就对不起自己的小金库了。

        “我听同安说他小叔用养身丸用得好,我定期就会做一些给家里人,到时候匀两份出来,给您和华小叔调理身体,顺带手的事,您也不能拒绝哦,不然我也会生气的。”

        程令娴微愣,随即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手,“好,奶奶承你的好意。”

        明明就是他们华家先受了恩,绞丝镯是小姑娘应得的回报,她却不贪慕不谄媚,还想着投桃报李,生怕别人吃亏似的,还真是个实心眼的小姑娘,怪不得当初会那么大方地送同安养身丸。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这么一会时间相处下来,程令娴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直至对方离开,心里都还一直念着。

        ……

        因为老人家在病中不便淘神费力,阮亦舒又一直明里暗里表示家里有要事处理,池皎皎和顾铮最后还是没在华家吃晚饭,陪着说了会儿话后就告辞离开了。

        他们没要华同安送,一边说话一边往东城大院外走。

        与此同时,被派去桃源村接人的陆平带着池兰香往东城大院而来。

        池兰香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双手抱着胸前的包裹,到处张望。

        几层高的建筑物,矗立的电杆电线,平坦宽阔的马路,川流往来的自行车、公车、吉普车……每一样都透着大城市的洋气,十个南阳县城加起来都没法比。

        一想到从今往后自己就是首都人了,她兴奋的嗓音止不住颤抖:

        “陆叔,你走得也太慢了,害得我肚子都饿扁了,还有多久才能到,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饭菜迎接我了吧?”

        陆平觑了眼她那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眼底尽是讥嘲和嫌弃。

        不过就是一个冒牌货,也敢跟他摆谱?

        他冷声道:“快了。”

        池兰香迫不及待跟上他的步伐,一抬头却看见远处拐角走过来两道身影,差点当场吓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