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长平长平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破濩泽

第118章 破濩泽

        濩泽方向上的公乘接到端氏攻打濩泽的命令,是在蒙骜到达猎人队几乎同时。当蒙骜他们冒着濛濛细雨爬上树观察濩泽的动静时,一千秦军也于早餐后整装出发。濩泽有数百邑民,而秦军只有一千人,数量上并不占优。秦军必须依靠自己的作战素质和精良兵器,克服敌军的城池。

        秦军的动作完全不可能取巧。道路只有一个,还是在山下;湖边是一大片开阔地,位于半山间的濩泽不用出城就能看得清楚。果然,当秦军溯濩泽水而上时,就被人发现,迅速报告城内;而当秦军于午后到达濩泽湖时,所有的邑民已经全都进入城内防御。

        蒙骜在树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切的过程。濩泽在一片细雨濛濛的宁静中开始了新的一天;等小雨停下来,太阳爬上半天时,濩泽城内响起了示警的鼓声。准备下田耕作的男人、女人们立即往家里赶,把老人和孩子带上,富裕的驾上一乘车,贫穷的挑起一副担子,一般的推着一乘平板车,就往城里赶。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下大雨,无论是烟尘还是泥泞,都没有阻止邑民们入城的脚步,只是增加了女人和孩子们的哭声。这种哭声,连二十里外躲在树顶上的蒙骜都能感受得到。

        邑民有条不紊地进入城内,城门从容地关闭,守城的邑民大量地出现在城墙上,妇女和儿童开始向城墙上搬运石块和木头。等到秦军到达城下时,整座城池已经完成了它的战前准备,在寂静中等候暴风雨的来临!——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地经历过这种暴风雨了。

        然而,令蒙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秦军向两侧转移兵力,准备四面合围城池时,城内突然爆发了一场骚乱,随即面向山下的东门被打开,秦军主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冲进了濩泽城!

        看到这个意外的结果,蒙骜大吃一惊,连忙滑下树来,将隐蔽在芦苇荡中随从和猎人全都叫起来,匆匆忙忙地往濩泽城赶去。

        当他们下山后,便见不少从城中逃出来的邑民,往山口这边来。蒙骜让大家控弦以待,迎了上去。山后突然出现一群破衣烂衫的人拦住去路,让这群人有些惊恐地往后退。突然,从队列中走中一名衣冠楚楚的人,大声喝道:“尔等强贼,亦敢反乎?速离道路,吾不罪也!”

        站在众人身后的蒙骜问良伯道:“是则濩泽令乎?”

        良伯道:“然也!”

        蒙骜从良伯手中要来他的弓和箭,一箭射翻了濩泽令旁边那名身材高大的壮汉,随即出头大声喝道:“汝等凶顽,敢抗秦军,罪不容诛。速就擒,犹可活也!”

        濩泽令见来人器宇轩昂,但却着短褐,一时不知虚实,道:“对面何人?”

        蒙骜道:“上党守是也!”

        濩泽令问道:“何以出于山后?”

        蒙骜道:“知汝等将逃,正欲擒汝等!”

        濩泽令绝望地叫道:“杀!”发疯般地向蒙骜冲过来,后面有那么十几个人也冲了过来。蒙骜身后的随从挥舞着棍棒,或扫腿或击头,只片刻就将那十来个人打翻在地,濩泽令也被蒙骜一棍戳中心窝,挑到地上爬不起来。剩下的人见势不妙,就要往回跑,蒙骜大声喝道:“降者免死!”那群人顿时跪倒在地上,磕头不已。

        蒙骜让这群人将被随从打翻的那十几个捆起来,押着走。那群人迫于无奈,只得剥下地上的人身上的衣服,将他们的双手捆住。每个人旁边都有一名随从盯着,捆得不紧,就是一棍,喝令“紧缚”!然后,投降的众人在前,衩束缚的人在中,那群猎人在后,复往城中而去。

        他们这边的动静,早已被城上的人看到。只是因为城内还在抵抗,一时派不出人去。等那群人快走到城边时,秦军已经彻底粉碎了城内的抵抗,派出五十人前来接应。

        秦军拦下蒙骜一行,问道:“所来何人?”

        一名随从上前,将节符递给为首的不更。不更不太认识字,但知道是秦军内部的节符,就叫来一名识字的士卒共同观看。那人也不甚通文字,看着念道:“上,党,守,令!”念完吓了一跳,道:“上党守!”

        蒙骜即上前道:“吾乃客卿蒙骜,敢问对面何人?”

        为首的立即拱手应道:“某县里不更某,谨见将军!”

        蒙骜道:“濩泽令携众在逃,已为吾所缚,汝可械往城中拘管,吾将审之!”

        不更立即接手,将那群人团团围住,押往城中。同时派人向公大夫报告,上党守率众来此助战。

        由于只派出了一千人,公乘本人并没有亲自前来指挥,只派了一名公大夫率本部前来。那名公大夫现在正在城楼上,指挥大军占领各个城门和城内各街衢、府库,见军使执节符过来,报告说上党守亲自来了,立即跑下城楼,飞奔到蒙骜面前,拱手道:“臣等已占领城池,城内无能抗者,今正收府库钱粮,及城内治安!”

        蒙骜夸奖道:“善。吾远观之,大夫未经死战,城门自开。大夫之运筹可谓妙矣!”

        公大夫道:“臣焉得如此运筹。先有一秦大夫在城,见秦军攻城,乃内应之!”

        蒙骜心中暗惊,但脸上不露声色,问道:“大夫何在?”

        身旁一名大夫过来见礼道:“河东安邑大夫怀,谨见将军!”

        蒙骜道:“大夫其有节符?”

        那名大夫有些尴尬道:“臣出时,郡守令勿携节符,故而无之!”

        蒙骜道:“郡守稽欤?”

        大夫怀道:“臣于河东丞无名领命!”

        蒙骜道:“何命?”

        大夫怀道:“河东丞有命,未足与外人道也!臣不敢言!”

        蒙骜点头,不再深究,继续道:“大夫有命入濩泽,见吾军攻城,即为内应;濩泽之克也,大夫其有功焉!吾将表之于河东!”

        大夫怀道:“谢将军!秦人攻城,秦人自当应之,未足道也。”

        蒙骜问道:“大夫至濩泽,所与来者何人?”

        大夫面露疑惑,问道:“何为同来?”

        蒙骜道:“大夫自安邑远至濩泽,必非独往,盖有他人同行!”

        大夫怀道:“将军明见。曾有人同行,然城破之时,彼无踪矣!”

        蒙骜又问道:“汝等入濩泽,可见秦人炒粟?”

        大夫怀道:“未之见也!”

        说话的工夫,一行人进入城池。城池已经被秦军完全占领,各街衢已经空无一人,城墙上站的都是秦军,衢口也都有秦军站岗,府库周围也有人放哨,不许闲人进出。公大夫将一蒙骜抓到的人全都押入城主府旁边的监中。监中还有不少囚犯,这批人被分散关押在不同的牢房中。那些跟着城主冲过来被打倒的人,连同那名被蒙骜射伤的人,则被关押在城主府的塾房内。

        蒙骜向公大夫介绍了随行的猎户,说他们是周围的猎户,愿意投军,可按普通刑徒的待遇给他们安排食宿。公大夫见猎户大约有一百人,就委派了一名大夫作为统御,其余官员则仍旧由蒙骜的随从担任,就将这群人安排在城主府的院中歇息,就于城主府中取食。那群猎户从城主府的厨下取来鼎鬲、柴、米等物,炊粥而食。

        在路上,蒙骜曾经询问那些猎户,抓到的人中可有那次率领他们劫炒粟的人,猎户们都说,那些人都蒙了面,他们实在认不出。蒙骜也只得作罢。

        大夫怀进了城以后,要回自己的队中。蒙骜说少时审讯时,请他也过来陪审。大夫怀愣了愣,婉转拒绝道:“臣于濩泽之事已了,愿早归!上党之事,非臣所能知也!”

        蒙骜也不勉强,道:“愿大夫备记有功吏士,吾将簿之记功以上!”

        大夫怀道:“些许之劳,何足道哉!”

        蒙骜道:“秦律不可坏也。且士卒有功,利在其家,焉得不记!”大夫怀应喏。

        蒙骜与公大夫进入城主府内,派军使召濩泽公乘前来濩泽,共同审讯城主。然后命令先将那名被射伤的人抬进来受审,让公大夫将军医叫来,为那人治伤。

        那人身体颇健壮,虽然胸部中箭,但血已经止住了,只不敢拔箭,恐牵动脏腑。被抬上堂后,蒙骜问了他的姓名、乡里,在城内何司,那人也一一作答,似乎并无敌意。这些常规的事问完了,军医也到了。他先给那人敷了药,稳定住伤口,然后将箭拔出。猎户的箭没有镞头,箭尖平滑,拔出时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军医又清洗了伤口,再敷了一剂药,用布束住伤口,道:“但将息数日,如无脓,自无碍也。”蒙骜命令将那人带到厢房单独关押,不要与其他人关在一起。待那人离开,进入厢房后,蒙骜命令把城主带上来。

        城主倒绑着双臂,被两名士卒带上来。蒙骜冷冷地问道:“知为何破城?”

        城主道:“臣得罪大军,百死莫赎。愿将军明正其罪,不敢辞也!”

        蒙骜道:“汝妄称濩泽令,私刑百姓,言而无信,法令不行,此其罪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