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七章:《共来结缘》

第七章:《共来结缘》

        尧府第一魔道高级中等仙学院。

        张景略微疲惫靠在仙师阅卷的椅子上,只有背后的灵绒给他带来舒适的感觉。

        桌旁的灵茶飘出了淡淡的火香味,香气不是很足。

        但稍微懂点的人才知道,这茶是水以韵得名,而不是以香得名。

        张景接到是阅览作文的任务,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颇为高兴的,毕竟作文不像其他的题目,答案基本都类同。

        作文还好,可以让小友们发挥自己的思维,他阅卷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过无聊。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每次阅览作文的想法总都是一样的,刚开始还是比较有感觉。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庞大的文字,也让他力不从心。

        固然,作文的量大是让他疲惫的一方面。

        但作为一名资深的魔道文学基础课的仙师,更多的,还是看到了小友们作文的千篇一律,没有新意,有好文笔,好创意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大多都是某些地方来的套话,虽然也是分数不错,却是审美疲劳一般。

        偶尔一篇颇有质量的佳作,才会让他精神略有振奋。

        看了也有半天了,这些作文讲了半天,也就那么几个内容。

        有的是辞藻华丽的将斩鱼妖的过程讲述一遍,读着挺好,但无非都是假大空;有的立意是讲述同伴之间的情谊,也有的立意说的是团结共同抗击鱼妖;

        少部分还有的通过写自己除妖的过程中联想到军人和先辈与鱼妖争斗的不易,进一步歌颂一下人族先辈。

        这些把立意写的明确的都算不错的了。

        有着这种复杂又有着疲惫的心情,他又拿起了下一篇文章。

        《共来结缘》

        张景扫了一眼题目,大概就应该知道写的是写同伴间的团结了。

        ......

        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

        寻常的时候,我也许就桀桀桀的笑一声,充满礼貌般的跟人打声招呼。

        也许仅仅一袭黑装出门,简单朴素。

        今日与同伴结伴来此地,准备的还是较好的。

        知道需要桀骜不驯的神情,大方的黑衣袍,以及

        那无时无刻都礼貌般的桀桀桀笑容。

        好巧不巧的,与同伴刚到此地的时候,就出现了骚乱,大抵是一些摊位上由价格引起的波动吧。

        令我没想到的,伴随着雪的还有那鱼妖。

        余得一古籍之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突如其来的鱼妖,一股脑的上显然不是正确的。

        我和同伴们并没有着急。

        直到听说有渡劫强者路过时,看到此地动乱,前来看看情况。

        我和同伴们放下了心: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毕竟,王对王,将对将。

        开始的时候我们颇为顺利,直到遇到一伙鱼妖。

        显然它在鱼妖群中并不简单,因为我听见了它们偶尔用了人类的语言。

        雪下的正紧,整个场面朔风呼啸,使雪花乱舞......

        我和几个同伴跟它们打的颇为激烈。

        当然,由于我们阶级的压制,它们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太大伤害,唯一让它们跟我们对峙了很久的原因,是它们不要命打法,让我们也颇为忌惮。

        当然,在持久的战斗中,我们取得了胜利,但是我们中间有的同伴也被它们不要的命的打法所弄伤。

        我们中间的有个同伴明显是被它们这种情况弄的有些恼火,看着地下躺着奄奄一息的鱼妖们,戾声道:“尔等畜孽,怎敢偷袭我人族聚集地?”

        躺在地上的鱼妖却是发出嘎嘎的怪笑,竟用了不太流畅的人类语言回复我们:“若无你们搅局,爷爷们早已拿下这个据点。”

        同伴听此,桀桀桀桀桀的笑了一声:“你怕是不知道吧,就算没有我们,也有渡劫期强者来援。”

        回声的鱼人明显表情上出现了异色。

        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

        但谁知,下一刻,风云突变,它却扑向那个与它对话的同伴,用人言尖叫了起来:“死!”

        我当然不会目睹同伴受伤,迅速做出了反应。

        当要了结它的时候,我突然闪过个念头,就随口问了出来:“看你会人类的语言,想必在湖中妖族的地位不错,为何要扰人类安宁?”

        那鱼人知道命不久矣,望着漫天白雪,似乎回忆着,口中喃喃道:“如果没有你们人类入侵我大明湖畔,我妹妹就不会被当作食物被......”

        话没说完,却是咽气了。

        在场的同伴都没有说话,只能等雪花缓缓飘下,或许大家跟我当时的想法一样:

        禁区妖地,风月同天。

        ......

        张景看完,缓了许久,或是陷入了什么沉思。

        半响,口中喃喃自语:“好一个禁区妖地,风月同天。妖兽中有亲人类的“异端”,人族之中也是有与妖共生的理念。”

        并不精彩的文笔,让张景犹豫了些许时间,才将脑中出现的想法得以实施,呼唤了几个周围一同阅卷的仙师。

        几个人也是商讨了一会,给了一个分数后,取消了遮蔽人名的仙宝。

        石室10022,郝独树。

        另外几个阅卷仙师看向张景,有仙师笑嘻嘻的对张景说:“张仙师,是你带的石洞内的小友啊。”

        张景看到这个名字,脸上也是不禁挂起了笑起来:“是我的助手。”

        ......

        这一切都已经和已经回到家的郝独树没有了什么关系,当然他已经完全融入了寒假,性子也已经完全起飞了。

        有道是:若是不能理解不了这个世界,就深度加入它。(打不过就加入的道理。)

        已经回家有几日的郝独树,像前日往常的依旧躺在床上休息。

        不过,这两天吉奶奶没有像回到家第一次一样没有呼唤他。

        今日,哐的一声门响,强行将郝独树与周公的见面给打断。

        “孙贼,怎么还不起床?”吉奶奶面色颇为不善进了郝独树的卧室。

        郝独树迷迷糊糊的,回应道:“再睡一会。”

        吉奶奶不为所动,眯了眯眼:“我听隔壁赵大爷说,昨晚的年度测试成绩出来了。考的怎么样?”

        郝独树还很晕乎,几乎是不过脑子的脱口而出:“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课是良,魔道基础文学课是优。”

        吉奶奶脸上堆出了笑容。

        “外语课是不及格。”

        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快乐,啪,没了。

        挪动到郝独树床旁,没有带一点犹豫的,一巴掌就呼到了郝独树迷糊的脸上。

        啪!

        一个激灵,郝独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外语不及格你还在这睡,还不去读书?”吉奶奶脸上似乎还带着僵住的笑容。

        郝独树瞬间垮了个小狗批脸,不敢再多说话。

        在吉奶奶和蔼的注视下,郝独树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拿出那本外语书,“汪汪汪,喵喵喵”的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