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三章:那些“汪汪”的外语

第三章:那些“汪汪”的外语

        翌日,虽单单休息了一晚的郝独树精神却依旧不错。

        这就是修行的结果。

        什么?你说修仙还需要休息?

        郝独树原来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事实告诉他并不。

        除此之外,吸收的庞大记忆中,关于修行和上课的仙院规章是这样的:

        除去大量的修行时间,还有必要的休息日,剩下的一部分才是上课的时间。

        或许是想着,这不是就轻松许多了吗?

        可是,往往你以为的不是你以为的。

        修行在特定的区域,会有特殊的感应阵法,会有仙师时刻关注大部分人的情况。剩下的一部分,不是没关注,是特殊例子。

        例如:你上学那会偷偷干坏事没被抓住处分。

        大部分的仙院还是比较严格的,在属于特定的修行时间,不好好修行,什么偷懒睡觉说话的直接给你逮住,然后给你记不良表现,如果记得多,会将该修行者进行回家反省,回家反省的时间依次为:一月,三月,七月,和一年半。

        如果该修行者反省一年半后仍有违纪,要直接进行仙院评议,仙院的主要管理者,带头仙师,任课仙师还有该修行者的仙友一起进行,看该修行者是否还有在仙院接着留下学习的资格。

        如果没过,那么一般收到的通知都是:另择它院。

        为此,各大仙院还特地制定了属于自己仙院的规章制度。

        就像尧府魔中的第一天,带头仙师们就会给众修行者发个小册子,让大家仔细阅读,顺便告知各自的修行者:

        “这份《尧府第一魔道高级中等仙学院院规院纪章程》大家要仔细阅读,务必遵守。

        除此之外,需要重点一提的是,咱们仙院的有几条高压线要注意一下。

        第一,不能私自比斗,更不能群体比斗。

        一经发现,立刻另择他院,不给予评议的机会。

        第二,在学院修行学习的日子,不得擅自离院,一经发现,另择他院。

        第三,不能携带管制仙宝。仙院是给你学习的地方,你带这个就是有问题。

        .......”

        说远了。

        总之,修行时间并不是让你偷懒的,在如此高效的仙督下,大多数能一直升学的修行者们,还是保持在一个好的水准。

        大多数修行者时候,在仙学院学前班的时候,就能有了筑基水准,甚至有天资不凡之辈,已经气凝成液,液聚成丹,合和凝聚。

        心观气,心念气,心气合一,神入气中为结丹。

        踏入金丹期。

        而后在初始仙学院的长久日子大多数都停留在金丹期,因为初始仙学院课程众多,留给的修行时间大幅缩短。

        而到了初级中等仙学院的时候,基本上都踏入元婴境界,一直持续到高级中等仙学院的时候。

        而高级中等仙学院为什么分出了较为明显的等级。

        那就是生源和师资。

        郝独树所在的尧府魔中在全府都是数一数二。所以不泛已经有化神期的修士。

        郝独树天资也颇为不错,已经到了元婴期后期。

        也是刚开学,为了让大家先都见见各位仙师,课程基本还是比较紧的。

        今天一大早,就是外语这一门课。

        郝独树和舍友石明昊来到不同于昨日石室的地方,今天却是室外的一节课。

        说是室外,其实还是换了一个风景不错的山头。

        或许是在山头传来读书声别有一番感觉。

        当然,也单单是早上的外语课是在室外的。

        陆陆续续来的仙友们,也是跟刚刚认识的简单打了个招呼。

        随着校内一阵仙乐传来,众人也是停止了吵闹,等待的仙师来临。

        不多时,却是一只黑色妖犬跳上这山头。

        引得大家反应各不相同,有的或激,有的或奇。

        一部分以李墩墩同志为首的,直接向后进行战术性移动;另一部分类似郝独树同学,直接呆住了,在他们记忆里妖兽都是异常凶残,是人类不断进行战争的恶敌。

        突然出现,让人不知怎么办才好。

        而大部分则以代明同学为首的,却是都知道一些事情——这是“高等”师资,算的上是“外教”。

        这位可能是仙师,是亲和人类一方的妖兽来的。

        张吱吱同学,却是非同寻常,认为是自己该正经的时候了。

        “大胆妖兽,闯我仙院,莫非欺我魔中无人,竟敢擅闯我仙院。”

        在他想来,这定是一场仙师安排的临时测试,以他优异的表现,必会被仙师看重。

        眼前的妖兽看着实力是颇为强劲,其实根本不需要怕,肯定会有仙师暗中守候。

        想到此,张吱吱更是兴奋的不得了。

        按他的思维,决定更加一步行动。

        直接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不算高端的仙剑,赫然道:

        “妖孽看剑!”

        整个人看起来“魔”气十足。

        在代明等知道点情况的仙友惊呆般的注目下,直接腾空而起,霸气出手。

        那存在感是拉满的。

        可张吱吱想象中的仙师并没有出现,回应他的也只是:

        一个巨大的黑爪腾空而现,一爪子把张吱吱拍翻在地。

        张吱吱啪的一声滚在的一旁,虽是是没受什么伤,但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小插曲过后,那黑犬开口了:“你这小友,竟是好胆,敢偷袭仙师?剩下的人,是不想上课还是干什么,我话都还没说一句,一个个都是干什么,想要处分?”

        这话一出,除了大部分知情的仙友除外,剩下的一小部分都是愣住了。

        张吱吱呆若木鸡,一两秒后,讪讪的开口:“仙师,我这一剑,您看如何?”

        黑犬没理他,开始了嘟囔:“嗯,看着架势,你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不知道的,一头雾水的就来修行。

        唉,现在的带头仙师是越来越不负责了,也不知道介绍提醒一下。”

        黑犬仙师有些抱怨。

        抱怨完后也是开始了说正事:“那我就先来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外语仙师,以后你们的外语课,也可以说兽语课就是我带。

        至于名字,现在告诉你们,你们也听不懂。”

        随后又补充道:“那我就得给你们那些不知道的说一嘴,在我们妖兽内部,一部分呢,是不怎么喜欢你们人类,跟人类是以生死搏杀对待。

        你们炎夏是真的好,在国内,已经是很平稳了。

        但炎夏之外大多数一些地方,却是没你们炎夏这种平稳的环境的。

        看你们这样子,就是没经历过太多的历练。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人把黑暗挡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扯远了,但是世界上总有特例。

        还有一小部分妖兽,就对与人类和谐共生比较看好,希望一统抗击禁区动乱和其他一些灾难。

        而我就是这部分妖兽的其中之一,我呢,修为也不高,也就是简简单单合体期。也没啥太大本事,就嘴皮子还行,能勉勉强强来府中教教学。

        至于你们以后上了仙庭后,也可能会有修为更强的妖兽成为你们的仙师。

        好了,废话就说这么多,我们的课程也是比较紧的,下面直接开始上课。”

        这下到轮的是郝独树懵了。

        外语是学兽语,这是什么东西?

        他跟仙师学汪汪汪吗?

        随课程就开始了,郝独树是愣的,在他听来,黑犬就是汪汪汪汪汪的说几句,然后人言几句。

        黑犬仙师没太注意底下小友刚开始的神情:“你们对于妖兽的音调部分,有一小部分人有过这方面的补习是吧。

        其实没有的也不怕,只要下点功夫,也不比他们慢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

        有一些同学开始翻笔记本,

        看来,这个班能听懂简单兽语的人还是挺多的,黑犬仙师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并补充道:“大家把笔记本打开。”

        郝独树跟着这位“外语”仙师的话开始走,接着就见黑犬仙师在黑板上写了一连串的汪。

        底下是沙沙的一片写字声。

        黑犬略微扫视了一圈,发现郝独树愣愣的一直盯着黑板,动也不动一下,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口:“我希望小友们最好还是把笔记写上昂,不要依靠你那不稳定的记忆。

        大乘期的修行者才能过目不忘,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不要自以为视好吧。”

        顿了顿,或许是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再者,刚开始上课,各别人都把注意力集中一些,不要给我身在人类心在妖。”

        郝独树啥经验了,黑犬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遭住了。

        立刻开始将黑板上的内容照猫画虎的写了下来。

        可他越写,越感觉这不就是将汪汪汪写的怪了一点吗。

        听着黑犬仙师的教学解释:

        将三点水最上面的点写的更大一些,代表着喜悦。往往这种汪偏炎夏字的二声。稍稍带着一丝尖锐,我写的这种大概就是好的意思,或者说ok。

        将三点水中间的点写大一些,代表着愤怒。这种,是偏炎夏字的四声。干脆果断的汪,我举的例子表示着走开的意思,简称比较好记:

        滚。

        将三点水下面的点写大一些,代表着悲伤。而这种呢,是偏炎夏字的三声。所以带着拖腔的汪,我写的这种是饿的意思。

        等等诸如此类,都是兽语中的基础。

        其他的妖兽声大同小异,就像喵,看口字的笔画顺序跟汪有着类似的意思。

        郝独树:????

        黑犬仙师说完单音调,又讲了多音调……

        郝独树是越听越乱。

        渐渐的,大部分都基本混淆。

        随着时间渐渐拖入午时,也是随着这节“外语”课结束。

        “汪汪汪,汪汪。”

        黑犬仙师宣布完下课后,就先行离开了。

        郝独树整个人的精神也是为之一震。

        终于下课了!

        石明昊也是来找到舍友,准备一起离开,顺便一起解决下伙食问题。

        “独树啊,下午和晚上都是修行,还好。汪(带了一丝拖腔)。”

        现学现卖?

        郝独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饿了就吃饭走啊。

        搁这考我呢?”

        石明昊嘿嘿的笑了两声,“不愧是晚上还刷题的人,讲的那些个音调,我就记住单音调的。”

        郝独树表面无所反应,心里却是暗自嘀咕:“我就记住这一个单音调。”

        或许,还有一个?

        接着催促道石明昊:“赶紧汪(干脆果断),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