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邪医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433章 狗血淋头

第433章 狗血淋头

        接二连三的意外和眼前这奇异的情况,让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老齐原来说的那些疯言疯语。

        杜军在一旁看我盯着老齐不说话,以为这位大名鼎鼎的齐专家情况不妙。

        他着急的说:“小刀,他究竟怎么样?你快说话呀!”

        “咱能不能治啊?你要是没办法,赶快找人给他送医院去!”

        杜军现在有些担心了,老齐的身份和不比旁人,这是全国有名的矿产地质专家,身后又站着曹操这个财神爷。

        这种患者对于我们来是最不好处理的。

        如果在治病期间什么意外都没有,那就是皆大欢喜,名利双收。

        但如果真是因为我们的失误给对方造成了伤害,这就变得后患无穷了。

        杜军对人心把握的非常准确,别看曹操他们现在对我们两个高看一眼、客客气气的。

        那是没到翻脸的时候,对于这种能干这么大买卖的人,几乎不会跟人讲感情。

        我们必须得防备对方翻脸不认人,追究我们的责任。

        我低着头还在观察老齐,闻言摇摇头,道:“大军,治这种病还有人比我更拿手吗,往哪儿送啊?

        “你放心,我看老齐现在只是睡着了!这邪气好像没对他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他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平稳了!”

        难道说,那些被他吸入到体内的邪气!没造成什么伤害!我发现老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平和,肤色也渐渐的在恢复正常。

        于是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他的脸和脖子上的大动脉。

        嗯,还真没什么事儿!

        就在这个时候,噗,老齐突然一张嘴,喷出一口腥臭的气体。

        这口臭气夹杂着乌黑之色,比茅房里的大粪还恶心。

        要不是我多年的苦练产生了本能的反应,在他张嘴的瞬间侧身倒退,弄不好正好喷到我的脸上。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感觉恶心的受不了,又往后退了两步!

        我回身将桌子上的五行紫金钱抓在手里。

        如果老齐此时有什么异常,迎接他的将是再一轮的打击。

        天雷是请不下来了,不过五行紫金钱自带辟邪作用,一般的邪祟肯定也承受不了。

        杜军赶紧举起两道符和我并肩而立。

        地上的老齐已经睁开了双眼,他晃了晃脑袋:“哎呀,刚才可累死我了!”

        他身体撑起了一半。

        “你们俩干什么?小刀、大军!”

        半坐在地上的老齐看见我们两个如临大敌的模样吓了一跳,愣了几秒钟之后吃牙咧嘴的站了起来。

        我和杜军都没说话。

        “你们可别多心啊!刚才我又做梦了,你听我说啊,那些鬼……”

        老齐现在的模样还挺着急,就像有什么秘密要跟我们分享似的,站起来就往前走。

        “刚才我在梦中……”

        他嘟囔刚走两步,旁边的杜军突然从怀里掏出一瓶黑狗血,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打开瓶盖。

        噗,直接给老齐来了个狗血喷头!

        “小刀,快!看看他变没变鬼没有?”喷完过后,杜军又把那两道符抽了出来,急匆匆的对我说道。

        我做梦也没想到杜军来这么一手,其实这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老齐没有任何攻击我们的意思,他神智也很清醒。

        “大军,你这个兔崽子,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我可告诉你!我的岁数都能当你爹了……”

        老齐摘下挂在鼻梁上的眼镜,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狗血暴跳如雷。

        我刚想说老齐什么事没有,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杜军都已经惹祸了,我还是配合他一下吧。

        我一言不发,先盯着老齐看了三秒,然后再装模作样的点点头,道:“嗯,大军,看来齐专家应该神志非常清醒,没有被鬼附身,咱们可以放心了!”

        “滚蛋,你才被鬼附了身了,你们两个都疯了!”

        老齐彻底被激怒了,站在那里也不走了,开始各种痛骂。

        “诶!齐专家,您老可千万别见怪,我也是迫不得已!”

        杜二神秒变笑脸,将符揣进怀里,冲过去作势要给老齐来个拥抱,就是脑袋离对方挺远,避免狗血蹭到自己身上。

        “哎呀,我的大专家!干嘛发这么大脾气呀?来来来,先擦擦脸,坐着!”

        杜军拉着老齐就往前,到了旁边的沙发那儿强行把他摁下来,顺手又把沙发背上的一块盖布拿下来给老齐擦脸上的狗血。

        “我跟你说老齐,我也是为了你好,刚才你不知道多危险。那几个鬼全化着黑烟钻你肚里去了,要不是我泼着一瓶狗血,没准儿这些鬼正在你肚子里切肝、剁肠……准备吃饭呢!”

        老齐一把推开杜军,他脖子上的青筋跳起多高,大吼道:“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可告诉你大军,刚才那事儿我都记得呢!

        “那些鬼是进我肚子里了,可我根本就什么事也没有,我不跟你说过吗?我是阎王爷坐下的小鬼,我能怕这个吗?再说那都是我的朋友、工友呀?”

        杜军振振有词:“老齐呀!你也说了,都钻你肚子里了?

        我就问问你,如果我们哥俩看见鬼进你肚里不管,那还叫什么生死弟兄,还叫哥们吗?”

        杜军把我们的辈份又拉到一齐,继续抓着盖布强行的摁着老齐的脑袋开始擦狗血,一边擦一边回头冲我喊:“小刀,你别站着了,赶快给齐专家赔礼道歉。

        “把我王姐和姐夫叫进来呀,赶快给我们安排点吃的……”

        我一看也帮不上太多忙,赶打开房门把站在外面的王姐和丁厨师叫了进来。

        这两个人在外边根本就听不见里边的各种声音,当幻境出现的时候,整个房门两边全被分割成两个世界。

        他们就感觉我们进屋把门关上之后,屋里就寂静一片,如同什么人都没有的空房间。

        过了一会儿再传出声音时,听见的就是老齐对杜军的痛骂。

        王杰和丁厨师简单的了解情况之后,也劝开始劝解老齐。

        论关系自然是他们更熟悉,不过我现在欠王姐俩人的出场费呢,在账没结清之前,这二位还得向着我们说话。

        在我们四个人的劝解当中,老齐总算是消了火。

        别看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年龄可以当我们的父亲,但其实现在他的人格还属于小年轻那种分裂当中,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杜军抓住机会,以这个房间太乱为名义把大家带到了隔壁丁厨师那屋。

        到了这里老丁根本说了不算,当家的是王姐。

        这大姐非常讲义气,命令丁厨师把他偷藏的那些食材都拿出来,用屋里简单的厨具给我们做了吃的,又拿出一瓶酒。

        折腾这半天,我们也确实有点饿了,两杯酒下肚,再加上杜军的三寸不烂之舌,气氛立马变得和谐无比。

        老齐又开始跟我们称兄道弟。

        当时我才问起刚才他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呀,别提了,当你把房门关上之后,那黑香一点燃,我就开始迷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我感觉好像睡了挺长时间,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在阴曹地府,你们俩也都在对面。

        “我的第一感觉又是在梦中……”

        老齐讲了起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