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索命

第一章 索命

        青山域。

        天光明亮,温煦的阳光顺着窗缝涌入昏暗的房间,试图将里面空间全部填满。

        松软的床上,苏北陆身躯猛地一颤。

        随后陡然间惊醒过来,双手用力的挥舞,面色苍白如纸,眼中更是带着一抹惊恐之色。

        很快,他便回过神来,望着四周熟悉而陌生的场景,心中长舒口气,紧绷的身躯渐渐放松。

        斑驳的阳光落在地板上,隐隐可见细微的粉末在空气中游离漂浮。

        “又梦见它了...看来真的回不去了。”苏北陆叹息一声,挣扎着坐起身,依靠着墙壁,怔怔地发呆。

        穿越至这方世界半个多月了,他还是有些没能适应过来。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熬个夜,白天睡了一觉,等醒来时,就换了个地方。

        这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穿越就穿越吧,结果未曾想这个世界还有大问题。

        这里特么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

        最要命的是,还被自己给撞见了。

        就在刚穿越过来的那天晚上,他刚附体重生后,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人影,倒吊在天花板上。

        长发散落,一双纤细白嫩的手臂从发丝中足足延伸出数米长,低垂在他小腹处。

        当时就吓的他浑身一激灵,正欲反抗时。

        突然间,那人影似是察觉到什么,脖颈诡异的九十度扭转,缓缓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青面獠牙,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毫无人气,一条约莫三寸左右的舌头犹如蛇信般,来回摆动。

        下一秒,一道赤芒略过,快速在苏北陆唇边舔了舔。

        “咯咯咯...”

        随后,伴随着阵阵女子的诡笑声,那身影蓦然化为一股黑雾消失不见。

        只剩下全身酸软无力,仿佛一夜七次后被榨干的他躺在床上,神色惊恐地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场景。

        那怕是已经过去半月之久,但只要想到那晚发生诡异事情,苏北陆心中都满是悸然。

        尤其是在经历那件事情后,这阵子他只要睡着后,就百分百梦到那黑影。

        梦境中,黑影那张恐怖的脸庞,会朝着他慢慢靠近,似是要亲吻自己。

        每一次梦见黑影,对方距离自己都会更进一步。

        直到这一次,几乎都快贴上他的嘴唇。

        “今晚要是再梦见,恐怕就真的亲上了。”苏北陆抿了抿嘴唇,眉头紧蹙,内心越发沉重。

        因为他冥冥之中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被那黑影亲上,他必死无疑!

        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何会有这种预感。

        但每次梦中看到那诡怪时,心中那种即将面对死亡的感觉,就愈发严重。

        “淦!穿越过来就被诡曰不说,还被对方缠上了,这特么也太倒霉了。”

        苏北陆自嘲了一句,便翻身下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盒,走向窗边。

        唰!

        拉开窗帘,推开窗户。

        明媚的阳光带着微风涌入房间,将所有阴暗全部驱散一空。

        外面天色明亮,万里无云。

        天边两轮血色大日正缓缓攀升而起。

        哒!!

        望着窗外风光,苏北陆伸手取出一根烟,点燃后,狠狠地嘬了一口。

        其实若只是被诡曰,倒也没什么。

        但关键是,那诡怪曰他后,会导致自己“精”尽人亡,这才是重点。

        他可不想刚穿越过来,就直接暴毙。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如何在那诡怪下一次上门服务前,解决此事,并存活下来。

        呼!!

        长长吐出口气,浓郁的白色烟雾盘旋而上,在窗前快速散开。

        苏北陆双眼微眯,指尖烟头明灭不定,神色如有所思。

        “激活!”

        忽地,他轻声喃喃自语。

        下一刻,眼前有一抹赤芒升腾,并快速散开。

        最终化为一行赤色字体,静静悬浮在眼前。

        “苏北陆——

        重铸点数:1。”

        望着眼前浮现的赤色字体,以及后面的金色数字一,苏北陆神色如常,没有任何惊诧之色。

        其实穿越到这个世界,他并不是什么依仗也没有。

        那是一个印记,准确来说,应该是在脑海中的一个印记。

        每当他在脑海中默念激活时,眼前便会浮现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的赤色字体。

        这玩意是他在遭遇那诡怪之后,便凭空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东西。

        从当时激活后,脑海中遗留的信息来看,这玩意的作用也很是简单。

        通过消耗重铸点数,去重铸他触摸的任何物品,从而让其所拥有的效果得到强化,并有一定几率激活隐藏特性。

        至于该如何使用?

        苏北陆自然也是知晓的。

        他低头望向手中打火机,眼前赤芒快速流转。

        转眼间,视野中赤色字体快速变化,显露出一行行信息。

        “长风牌打火机——

        可重铸次数:1。

        重铸后效果:火焰+1。

        待激活隐藏特性:无。”

        看着眼前浮现的信息,苏北陆面色如常,轻轻把玩着手中打火机。

        自从得到这个印记后,这几天他便将家里所有东西全部试了个遍。

        比如木桌重铸后,硬度会得到强化;床榻被重铸后,舒适度会得到强化等等。

        只不过很明显强化这些东西,并没有任何屁用。

        这对于他即将面临的危险,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总不能,将自己的床榻重铸一次,然后在今晚遭遇那黑影诡怪索命时,让他在死之前,能睡的更舒服些?

        “呵呵...”想到此,苏北陆面色顿时一黑。

        不过也正是这几次的试验,让他有了新的启发。

        一个可以去解决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的办法。

        那便是找一些可以针对邪祟诡怪的物品,然后通过重铸,让其辟邪的效果增强。

        甚至激活隐藏的特性,从而去消灭那天遇到的那道黑影。

        譬如说找到一些道家的符箓,或者桃木剑什么的。

        所以这半个月来,他也一直游走奔波于青山域那些有名气的道观或者寺庙,看看能否找到自己所需的东西。

        但大半个青山域的道观和寺庙,他几乎全部跑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让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为大多数物品重铸后的特性,都不是关于镇压灭杀诡怪的。

        反而都是些其他乱七八糟的特性。

        甚至于上次在某个寺庙内,看到一柄婴儿手臂长短的金刚杵,显示的重铸后效果是:硬度+1;隐藏特性:自动伸缩。

        这特么差点让他当场心态爆炸。

        也正是这般,导致他不敢去浪费自己仅有的这一点重铸点数。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并不知晓该如何获得重铸点数,脑海中遗留的信息也没有解释。

        所以好钢要使在刀刃上!

        除非是找到那种重铸后,拥有可以威慑,甚至灭杀黑影诡怪特性的物品。

        不然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动用重铸点数。

        毕竟今晚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完全就依靠重铸点数了。

        “东禅古寺...”苏北陆面色沉重望着窗外,陷入沉思,“希望今天这次出门不是白跑一趟。”

        今天他的行程目标是最后一处没去的千年古刹。

        就在这时。

        忽然间,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将苏北陆从沉思中吵醒。

        “苏北陆,你还不起床!!”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苏北陆回首望去。

        只见一身穿黑色短裙,身段浮凸有致的女子脆生生的站在门口。

        女子约莫一米七左右,五官精致,脸蛋白净细腻,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黑白分明,纯白的衬衫被鼓囊囊的胸脯高高撑起,与骤然收束的纤腰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一双紧致修长的大长腿裹着黑丝,没有丝毫赘肉,堪称完美。

        “苏北陆,你敢在屋内抽烟,翻了天了你!”女子望着苏北陆指尖的香烟,黛眉微蹙,脆声呵斥。

        看到这一幕,苏北陆心头一跳,连忙走到床前,将烟头碾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内。

        随即,他抬头看向女子,没好气的开口。

        “苏南兮,你进门不知道先敲门吗?不知道我有裸睡的习惯?还有,叫我一声哥,你能死吗?”

        “哼,我们又不是亲兄妹。”苏南兮轻哼一声,“再说了,小时候又不是没见过,也就那样子了。”

        听到这话,苏北陆脸上顿时一黑,整个人都不好了。

        泥煤!

        他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激荡的心情,摆了摆手,沉声开口。

        “猛男不跟腐女斗!”

        “渍渍渍,被我说到痛点上了?”苏南兮轻笑一声,美眸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苏北陆下半身,眼神玩味。

        不过很快,她便收回目光,再度开口道。

        “早饭在桌上,你吃完记得洗碗刷锅,我去上班了。

        还有!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在屋内抽烟,我就打断你的腿!包括第三条腿!”

        说罢,苏南兮横了苏北陆一眼,便扭着小腰转身离开。

        只剩下苏北陆站在原地,望着妹妹姣好的背影,身躯止不住的轻颤,差点跳脚。

        “泥煤的!”

        眼前这女子名为苏南兮,与他乃是兄妹关系,只不过并不是亲的。

        记忆中,前身是被苏南兮的父母自小收养长大的。

        后来苏南兮考上大学来到苏北陆所在的青山域读书,直至工作。

        而父母又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外独居,尤其是苏南兮还属于那种祸国殃民级别的好看。

        因此便让他们两人住在一起,同时也让苏北陆照顾下。

        其实对于苏北陆而言,前世身为一个孤儿,如今穿越而来有父母双亲,以及一个漂亮的妹妹挺不错的,至少能体验到亲情所在。

        但前提是要能承受住苏南兮的毒舌。

        蹬蹬蹬!

        听着妹妹高跟鞋踩在地面的清脆声音渐渐远去,他也是出去洗漱。

        客厅内。

        苏北陆快速的吃完早餐,然后洗锅刷碗,一套流程行云流水。

        他和苏南兮住在一起,每逢二四六对方做饭,他洗碗刷锅,一三五则是反过来。

        至于周日,兄妹两人都懒得一批,起都不起来,跟别提做饭了。

        不多时后。

        收拾完一切后,苏北陆也是出门,直奔东禅古寺而去。

        因为之前的遭遇,所以他也是直接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一个月的假,不用去上班。

        毕竟要是能解决这件事,什么都好说。

        若是无法解决,那还上个屁的班,提前定好火化场时间和墓地,乖乖等死。

        ......

        ps:粉粉嫩嫩的新人作者,求支持啊!(笑)